足球世界杯2022app-中国有限公司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探秘无人区/青藏高原来了科考队

  • 定价: ¥32
  • ISBN:97875722311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教育
  • 页数:140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着重讲述青藏科考队深入羌塘高原、阿里高原、可可西里等无人之境进行科学考察的生动故事。在无人区,科学家们遭遇了风吹、雪打、陷车、干渴、饥寒等艰难险阻,可他们不放弃,不畏难,一个神秘世界在他们的科考脚步中徐徐展现。

内容提要

  

    无人区,对人类而言是禁区。在这片荒凉之地,多盐湖,水源缺乏,气候变幻莫测,土地贫瘠荒芜……但就是这样的无人区,蕴藏着丰富奇特的自然奥妙。特有的动物、植物因为少了外界生物的打扰,在这里快活地生长着。哪怕在北边的极寒之地,亦有生命顽强地、艰难地、执着地生长着。藏野驴是赛跑家,逮着谁就要与谁比个赛;野牦牛的脾气不太好,这里是它的领地,任谁都不许侵犯;藏原羚温顺,它们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怡然神态;还有盘羊、棕熊,以及无数的珍禽异鸟,它们和谐地在无人区的广袤环境中蓬勃生长。近几十年上百年来,一批批科学家们深入青藏高原无人区探秘,挖掘这片未知世界的宝贵科学“财富”。

媒体推荐

    无人区,以其原始奇特的样貌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探秘无人区》以中科院科学家在西藏无人区进行科学考察的真实历史足迹为主线,为青少年读者层层揭开无人区的神秘面纱,让我们跟着科考队员,一起去认识那些生活在羌塘高原、阿里高原、可可西里等地区的神奇动物,去探索无人区的奥秘吧!
    ——科学探险家、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高登义
    这本书讲述了中国科考队深入青藏高原的无人之境进行科学考察的生动故事。无人区不仅有许多“高原精灵”,更有生机勃勃的鸟岛、珍贵的蕨类化石、“鸟鼠同穴”的奇象……无人区究竟还藏着多少科学奥秘?让我们一起去书中探索吧!
    ——古环境学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陈万勇

作者简介

    杨丰美,湖南浏阳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现居湖南长沙。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湖南报告文学》编辑部主任,长沙市作家协会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长篇报告文学《先声》获长沙市“五个一工程”奖。作品散见于《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湖南报告文学》等多种刊物。

目录

引子  无人区的火苗
第一章  生命禁区擅入者
第二章  爱耍性子的古海洋
第三章  有个性的动植物
第四章  先遣小分队
第五章  向喀拉米兰山口冲刺
第六章  藏北的收获
第七章  西藏最西的阿里
第八章  英雄地
第九章  可可西里历险记
第十章  无人区的歌者
后记
参考书目

前言

  

    一夜狂风暴雪之后,地面一片静寂。太阳从雪天相接处升起,金黄的光裹着一圈红晕。
    无人岛上,鸟儿们沸腾了。小雏鸟在鸟窝里仰着小脑袋,张开小嘴巴,叽叽喳喳地叫喊着。鸟爸爸、鸟妈妈时而在天空盘旋,时而又一头扎进湖里。
    那湖,环绕着鸟岛,碧波荡漾。湖里生长的小生物足够让岛上的鸟儿们吃得肚子饱饱的。吃饱的鸟儿们叫得更欢了。
    这里,是它们的天地,它们怎么叫都行,很少有人来打扰。
    也是在这片不适合人类居住的荒凉之地,如鸟儿们一般欢乐的动物们正在草地里撒着欢。
    藏野驴是赛跑能手,逮着谁就要与谁比赛,从左边跑到右边,从右边跑到左边,说它是挑衅也好,说它是淘气也罢,总之,它可不会轻易认输。
    野牦牛的脾气不太好,这里是它的领地,它清楚着呢,任谁都不许侵犯。你若是冒犯了它,可别怪它的那两对长且硬的牛角不客气,端直了就铆足劲地冲过来,撞得你人仰马翻。
    藏原羚温顺,它们乖巧地抚养着刚出生的小宝贝们,一副与世无争的怡然神态。当然,它们也很有好奇心,若是发现一个新物种,总免不了要靠近了直勾勾地盯着看。
    还有盘羊、棕熊等很多动物和谐地“霸占”着无人区这个野生动物王国,这里,也是它们的天地。
    无人区,对人类而言是禁区。无人区不适合人类居住是有缘由的,在这荒凉之地,多盐湖,水源缺乏;气候也变幻莫测,极为恶劣……这里没有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壤,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无人区。
    但我们或许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无人区,也有着生命的奇迹。特有的动物、植物因为少了外界生物的打扰,在这里快活地生长着。哪怕在北边的极寒之地,亦有生命顽强地、艰难地、执着地生长着,日复一日。
    无人区还藏着多少出人意料的奥秘?近百年来,一批又一批的科学家挺进青藏高原无人区时又有怎样的奇遇?我们即将翻开这神秘一页。

后记

  

    北京的初秋,树上的叶子黄得金灿灿,一丛一丛,一片一片,美得令人沉醉。
    有一群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通常是见不到这样的美景的。嫩叶刚刚抽条,他们就背上了远行的行囊,等再回到家乡,往往已是枯木萧索。他们用青春、用健康,甚至用生命所投身的,是一项关乎全人类的伟大的使命。这项伟大的使命叫作青藏科考,这群勇敢的人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名字——“老青藏”。
    20世纪50年代以来,青藏高原科学考察事业随着祖国迅猛发展的脚步而发展。从无人禁区到原始森林,从巍峨冰川到幽深峡谷……这项涉及地理、地质、土壤、冰川、动物、植物、大气、地球物理、古生物、湖泊、地热等多个学科,牵动我国上千位科学研究人才的伟大事业,在世界科学史上写就了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
    在过去几十年里,青藏科考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世纪50年代初至60年代末。第二阶段是20世纪70年代初至80年代末,这一阶段国家组织了大规模的青藏科考,上千位科学家参与其中,取得了数以百万计的第一手资料。由于其影响之大,成果之丰,1973—1992年的综合科学考察也被称为“第一次青藏科考”。第三阶段为20世纪90年代初至2003年,这一阶段紧密结合青藏高原当地的经济和环境需求,开展了区域资源合理开发、生态环境恢复与治理、社会经济发展规划等研究工作。第四阶段大体为2004年以后至第二次青藏科考启动之前,这一时期考察研究走向深入,国际合作也走向深入。为了将青藏科考全面、真实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我和纪红建老师共同创作了《世界屋脊的光芒》一书。这本书于2019年10月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是中国科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联合组织创作的“‘创新报国70年’大型报告文学丛书”中的一本,写作的主体内容集中在青藏科考第二阶段,即第一次青藏科考。“青藏高原来了科考队”是在浙江教育出版社编辑老师的鼓励下,经合著者纪红建老师的同意,由我将《世界屋脊的光芒》一书进行二次创作后改编的适合青少年阅读的一套丛书。为什么要将《世界屋脊的光芒》进行二次创作,推出青少年版呢?是因为我们都深感少年强则国强。作为一个写作者,我非常希望能用文学的方式让我们的青少年了解青藏科考这段峥嵘历史,知道中国科学发展道路上有这么一批爱国爱民、无私奉献、不怕牺牲、兢兢业业的老科学家在默默地付出。哪怕这套书能对我们的青少年有一丁点的启示意义,能对帮助青少年打开科学之门有一丁点的好处,我都觉得很欣慰。事实上,青藏科考兜兜转转几十年,很多人随着青藏科考的脚步从一头乌发的年轻人熬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但“老青藏”们的满腔热情还未消减,他们总觉得那里还藏着很多奥秘,还有许多问题尚待研究和厘清。青藏科考的队伍是一支怎样的队伍?青藏科考有一些怎样的发现?“青藏高原来了科考队”丛书将为青少年读者尽可能地解答。为了写好这套书,让它以比较合适的方式与青少年读者见面,我在原来采访近20位科学家的基础上,又阅读了大量与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相关的图书,尽可能地增强这套书的故事性和可读性。《探秘无人区》一书,集中描写了科学家们对青藏无人区的科学考察,在前文中,读者朋友已经阅读了具体内容,我就不加赘述了。那些故事大多数来自老科学家的亲口讲述,或是他们留下的文字资料。其实,老科学家本身的经历,就是一本厚重的书。以下,我想与读者朋友分享几个与《探秘无人区》息息相关的老科学家的故事。采访这些老科学家的时间,集中在一个黄叶飘飞的金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独行侠”闯进“无人区”
    乌云铺在头顶上,一场雷暴如箭在弦!
    中国植物生态学先驱之一刘慎谔撩开盖在脸上的枯草般的长发,望了望头顶的天和远处沟壑纵横的地,竟没有发现一处可以安身的地方,连一棵像样的树都没有。
    果不其然,雷雨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刘慎谔浑身被淋了个遍,满脸的胡须也洗了个澡,雨水穿过破衣烂衫渗进皮肤,冷得他直打寒噤!
    “这鬼天气!”刘慎谔无可奈何地哆嗦着。
    “鬼天气”仿佛听到了他的不满,把太阳叫出来看热闹了。太阳一出来,态度不太友好,强烈的紫外线穿过稀薄的空气,像明灿灿的火,晒得人眩晕,仿佛是在哂笑这个闯入“生命禁区”的人。
    刘慎谔的破衣衫很快被烘干了。他只觉得脸火辣辣的,像被灼伤了一般。他竟开始怀念刚才的雨,可太阳没打算放过他。
    “这鬼天气!”刘慎谔张合着被晒干的嘴唇。
    这是1932年藏北高原上的一天。
    北平研究院植物所主任刘慎谔,刚刚完成西北考察团新疆考察任务,取道西昆仑古里雅山口,穿行藏北高原西侧,准备进入印度境内。
    这一年,刘慎谔35岁。可藏北高原酷寒的风雪已经给他种上了胡子,又抹上了一层泥沙般的土黄,使他看起来像个衣衫褴褛的老头。
    他不是不知道藏北素来被称为“无人区”,进入藏北无疑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可身为植物学家的他实在抵挡不住来自神秘之地的诱惑,他必须去探一探究竟。
    正当他如饥似渴地采集着标本,沉浸在新的发现中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奇怪的汉子正拿刀对着他,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刘慎谔先是被吓了一跳,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原上,竟能遇到人!
    汉子也被吓到了,彪悍中又有些惊慌失措。
    两个人连比带画地交流了半天,刘慎谔才弄明白,对方只是想谋些钱财,并未打算要他的性命。
    刘慎谔大方地摊开行李,汉子喜出望外,继而又大失所望。这个奇怪的人冒着生命危险途经此处,并不是运送什么珍贵的东西,身上甚至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只是背了一行囊“没用”的废报纸和花花草草。可气的是,这个怪人还将这些东西视若珍宝,一直用恳求的眼神望着自己,请求自己不要损坏其中的任何一样。
    抢劫的汉子再三翻看,实在一无所获,只得失落地放行。刘慎谔侥幸躲过了一劫,继续上路,踏入了他也不曾了解的苍茫大地。
    一年多时间,刘慎谔杳无音讯,家人和朋友无不以为他已葬身于藏北的酷寒禁区。直到接到他从印度发来的求寄路费的电报,这才确认,他已经完成了前无古人的壮举。
    那一年,刘慎谔带回了2000多号标本!
    二、藏北小分队出发了
    40多年后,科学界又有一些后来者,循着刘慎谔等前人的足迹,来到藏北这片无人禁区,开始了一场大范围的科学探险之旅。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穿越北羌塘。
    自1973年青藏队成立,青藏科考大获丰收,这令青藏队员们欣喜,他们的初衷便是填补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的空白。时间来到1976年,眼看着大部分地区还没走到,青藏队员们着急了。在这年4月的交流大会上,青藏队决定,从1976年4月开始,科考队分为5个分队,一队往昌都,一队到拉萨以北的那曲,一队到“高原的高原”阿里,一队专门做地球物理考察,还有一队则去往藏北无人区羌塘高原。
    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藏北小分队成立了。藏北小分队的考察目标,就是羌塘高原。
    羌塘,一个美丽的名字,藏语的意思是“北方高平地”。藏北羌塘高原,用当地人的话来讲,就是“荒凉可怕的不毛之地”。最低海拔也有4800米的羌塘高原,完全无人的区域有30多万平方千米。
    P5-9

 
Baidu
sogou